非洲的政党政治:金钱联盟带来的民主

好吧,今天来聊聊或许我们都不怎么熟悉非洲政治。经济学和政治学研究中提到的“非洲”,通常是指撒哈拉以南非洲(Sub-Saharan Africa),而不是整个非洲地区。或许是因为,而与之对应的北部非洲,通常被认为是阿拉伯世界的一部分。【来自维基百科的解释】而与撒哈拉以南非洲的国家具有不同的历史、经济、政治、文化等特征。

说到非洲,其中一个较为明显的特征就是种族(Ethnic)众多,也可以理解为部落很多。不管是从文学作品,如非洲文学之父Achebe写的著名的小说《瓦解》,还是从社科类的研究,如经济学领域的Easterly等人(1997)写的经典论文Africa’s Growth Tragedy: Policies and Ethnic Divisions①,我们都可以看出“种族”特征对人们理解非洲时起到的重要作用。

今天要讲的内容来自一本比较政治领域的著作,加州伯克利大学副教授Leonardo Arriola写的Multiethnic Coalitions in Africa,副标题是Business Financing of Opposition Election Campaigns。书名可以翻译为《非洲的多种族联盟:反对政党竞选活动的商业筹款》。这是剑桥大学出版社比较政治学研究系列图书之一,该书在2013年获得了APSA和ASA下属非洲政治会议集团的最佳图书奖。②

Multi-Ethnic Coalitions in Africa

作者Arriola好奇的一个研究点是,为什么在一些非洲国家会存在反对党的政治联盟,而在另一些国家却不存在。所谓反对党的政治联盟,就是为了抗衡执政党的多数优势,在野党派会在下一次总统大选的时候组成政治联盟,由此才可能获得可与执政党抗衡的足够多的选民票数,来试图赢得该届的总统选举。

但是非洲由于存在种族的原因,选民在投票选取执政党和总统时,不会存在西方民主国家选民的意识形态上的衡量,但是却会存在种族因素上的考虑。一般而言,某一种族的选民都会支持自己种族的候选政党以及候选人,由此非洲国家的执政党都出自该国势力最大的种族。而不同种族之间的候选人也不会相互合作,选民也不会投票给别种族的候选人。由此造就了非洲名不副实的民主运作,即虽然存在周期性的政治选举的民主制度框架,但是由于非洲自身的种族特点,使得执政党及由总统(即执政党领袖)的选举总是能够被某一特定的政治集团所操作。

非洲大多数国家自上世纪60年代纷纷独立以来,这些国家虽然存在民主选择制度,但是特定政党和总统的统治往往能一直持续下去,如果某一总统去世,其指定的候选人也将会很轻易地拿下下一届的总统选举,也可以说非洲的政党选举具备较高的“可操作性”。由此带来的政治统治中民主因素一定会受到极大的压制,事实也是如此,非洲许多国家在独立以来,国家的经济重权就长期地掌握在某一政党和领导人手中。而这种对国内经济的掌控,特别是对金融市场的压制,使得国家的执政党成为了外资流入国内的看守者。可以说,非洲人民虽然存在投票的权利,但是经济上是没有什么自由可言的。然而,经济不自由,政治上也不可能自由。

这种局面一直持续到上世纪90年代,在国内的需求和国际环境,特别是当时的经济危机的影响下,非洲的国家开始采取不一样的对待外资的政策,其中一些国家还是坚持对金融市场的掌控,而另一些国家则采取了金融自由化的政策,在解决经济问题的同时,这些国家的执政党也很期待着国外提供的资金援助。由此,一些国家保持着原来的对金融市场的管制,而另一些国家则大量引进了外资。

作者发现,那些保持金融管制的国家,它们的政治选举中几乎不会存在政党联盟;而那些开放了金融市场的国家,普遍在开放金融市场之后开始出现了政党联盟。于是作者猜想是由于金融市场的开放,使得非洲的反对派组成政治联盟变得可能。

反对党们如要组成政治联盟,一般都得由支持率最高的反对党(因而获胜可能性最大)来联合其他较小的反对党,最大反对党给其他反对党提供“政治承诺”,即一旦最大反对党当选,反对党会给其他政党领袖提供副总统、内阁成员或国会成员等政治权力,而在另外一方面,其他较小的反对党领袖也要说服支持自己的同族选民转而去支持该最大反对党,由此给它带来较多的选票,才有可能跟执政党抗衡。而这一种模式的政党政治运作,在发达国家也很常见,美国也存在社区领袖让选民支持其他领导人,而在这一领导人上台之后给自己换来一个较高的职位,由此也可以间接为他所在社区的选民提供政治上的支持。

作者考虑了以往的一些组成政治联盟的条件后认为,这一“政治承诺”在非洲的政党运作中会存在许多问题,其中就包括最大的反对党在当选后毁约,或者由于当初承诺过多而在当选后无法如约执行承诺。而即使最大反对党可以如约执行承诺,这一“政治承诺”也只能在最大反对党当选之后才会被执行,而这一投资是否会得到回报(即执政党是否会被击败),是一件可能性不大的事情。因此非洲国家之间往往不会存在反对党之间的政治联盟,由此这些反对党只能每人分到相应的较少的票数,从而完全无法跟执政党相竞争。

而在金融自由化政策得到实行之后,金融市场的开放带来大量的外资和不受政府管控的资本,因此反对党可以将之前的“政治承诺”换成资金上的回报,即其他反对党支持最大反对党参选,而这些较小的反对党将会得到直接,且在选举之前就能得到资金上的回报,而选举胜利之后,还有可能得到相应的其他回报。而在之前,由于执政党对金融市场的管控,使得反对党在进行政治选举时无法利用资金上的承诺来获取政党之间的联盟。

作者在考察了数据资料后发现,相较于那些没有实行金融自由化政策的国家们,那些实行了金融自由化的国家会存在较多的商业银行,同时也会存在数量较多的政治联盟,即他们之间存在正相关的关系。而通过对喀麦隆(没有金融自由化)和肯尼亚(金融自由化)两个近似的国家作案例分析,作者更为具体地讲述了这一因果分析。

作者还考察了执政党金融管控的历史之后发现,那些在独立时,执政党所在的种族是该国主要的控制经济的种族的话,执政党则倾向于在90年代时选择接纳金融自由化的政策,因为这些执政党觉得金融自由化之后自己所在的种族将会受益最大,从而这些外来的资金将不会对自己造成不可控制的威胁;而那些在独立时,执政党所在的种族在该国并没有太大的经济行业上的优势时,这些执政党在90年代往往会选择继续管控金融市场,因为一旦开放金融市场,他们虽然能够获得更多的资金,但是他们担心自己将会无法掌控这些资金。从这一金融掌控的历史来看,我们也可以看出种族因素是非洲政经议题上不可忽视的作用。

但是选择开放了国内金融市场的执政党,在后期的选举中也没有料到国内的商人会如此地支持该国的反对党,而反对党在种族联盟上的成功,也给非洲的政治带来更为民主的新气象。

我还在读这本书,这是这两天所读内容的一个大致整理,就先发在此,跟大家分享一下。

注:

①Easterly, William, and Ross Levine. “Africa’s growth tragedy: policies and ethnic divisions.” The Quarterly Journal of Economics (1997): 1203-1250.

② Best book award (2013) from the African Politics Conference Group, an organized section of the American Political Science Association (APSA) and the African Studies Association (ASA)

欢迎各位批评指正。

如想转载,请联系我。:)

联系我

Share

发表评论

电子邮件地址不会被公开。 必填项已用*标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