公共选择理论推荐书单

原名为《公共选择理论:怀疑政治的科学》

经授权,转载自blog.skepticallibertarian.com

欢迎转载,转载请注明出处。

翻译by Jian Tsou

下面这篇是Loyola University-New Orleans 经济系的 Dan D’Amico教授给我们撰写的文章。他现在正在LearnLiberty Academy教授一门叫“忏悔星期二:关于社会,新奥尔良人能告诉我们些什么”①的课程。这个课程是免费且有趣的,你会从忏悔星期二的社会影响中学到许多内容。

这周周末(2014/03/08-09),公共选择社会(The Public Choice Society)51周年的年会在南卡罗来纳州的查尔斯顿召开。对公共选择理论的研究仅仅是简单地将经济学中的应用放到政治决策领域。詹姆斯·布坎南将这一应用实践命名为“行为对称(behavioral symmetry)”。

考虑到经济学家将市场参与者模型化为自利和会对激励做出反应的人,那么当分析那些正在寻求职位的政客,制定法规的决策者,公务员和其他想在公共部门就职的人是如何做出决定时,我们就应该认真对待这些行为上的假设。也就是说,一个恰好被政府部门而不是私人机构雇佣的人不会是一个利他主义者。

在许多方面,公共选择理论是一个“市场失灵”概念在政治上的理想对应物。简而言之,市场失灵理论经常在泼脏水时连同婴儿一起泼出。市场失灵的叙述经常假设政府有能力解决市场竞争中的难题。

但这并不是故事的全部,很大程度上是因为政府经常会失灵得跟市场一样(或更糟)。既然人类交往的系统性失灵是人类处境固有的行为规范————自利和对激励做出反应——的结果,那么政府和市场就会遭受类似的缺陷。就如市场,政府被同样的代理人或说被真实的人类所运作。

因此,公共选择流派主要见解中的许多部分来自简单地对比激励和决策过程的产出,因为他们发生在与国家官僚体制相对应的市场上。在市场上,企业家会以最低的成本为顾客提供满足他们需求的产品和服务,以赚取利润。

与之相反,官僚体制的激励鼓励着公共部门的参与者追求增长机构增长,支出增加和权力的扩张,而不管消费者的利益。被选上的政策制定者或被任命的代表的意愿将会是不顾多数选民的需求。如果一个市场的管理者任职的时候发现预算有限,他一般会选择再投资,这将会鼓励效率和良好的工作状态。但如何一个政府官员在任职的时候发现预算有限,这将导致他们下一年的支出就会被削减,因此他就不会让今年的预算减少,所以这鼓励着他们的浪费行为。这两者的不同点在于利润。

值得提及的是公共选择理论的内容可不仅仅是对那些认为可以通过政府行为修正市场失灵的人的一个有效的自由主义立场的反驳。它被叫做公共选择理论而不是“政府选择理论”是有原因的。公共选择理论并不是自由主义者固有的理论,它超越自由主义。因为它是在特定制度设定下,关于决策制定过程的科学研究。那些寻求改变并想要推动社会朝更自由的方向前进的人,会明智地选择深入学习和研究公共选择理论的科学发现。

首先,公共选择理论的视角,不仅关注如何理解政府内部的操作行为的激励和模式,还关注所有团体和集体决策的努力。Peter Boettke最喜欢说的一句话就是,“经济学给人类的乌托邦填加参数”。那么公共选择,作为团体决策制定的经济学,则是在自由主义的乌托邦上添加参数。

跟前几代人比,新一代的自由主义者人数众多,派别化的,而且他们的社会理论难免有失偏颇。许多年前的自由主义者今天从高等教育的传统课堂作业中,互联网上,或像是由 LvMIFEEIHSCatoSFL举办的会议中学到大量的社会科学知识。而且可以说,在年轻的自由主义者中会存在将来公共选择理论见解的代表人物。

或许这部分是因为,相较于经济学或自由主义领域的其他子分支,公共选择理论更像是一个前沿领域。而比起那些受到适当关注的简短册子或周末研讨会中的理论,公共选择理论内部的文学和思想更为复杂,但却没有受到适当的关注。具有讽刺意味的,要知道公共选择理论中对财富增长,分配,成功和失败的关键见解曾对自由主义的运动起到多大的作用,并且还会继续存在于整个自由主义运动之中。

不管是出于什么原因,年轻一代的自由主义者已经更少地提及和感谢公共选择理论。为了帮助纠正这种状况,这里有一份存在注释的推荐书单,和一些对那些有兴趣学习更多内容的人的可用的资源。

1.詹姆斯·布坎南和戈登·图洛克的开创性作品《同意的计算:立宪民主的逻辑基础》是论述整个公共选择理论传统的范本。它是一本知识紧密且难读的读物,所以你要谨慎对待这本书。但是如果你致力于熟悉公共选择理论及其涉及的领域,这本书则为必读之物。

2.当我的学生们对完整地理解《同意的计算》表示失望或遇到困难时,我对推荐曼瑟尔·奥尔森的《集体行动的逻辑:公共物品和群体理论》给他们作为一本启蒙读物。比起布坎南和图洛克,奥尔森的文章显得清晰明确,而且较容易理解。但他也从事着与别人的合作研究。

3.如果你正打算学习本科生阶段的公共选择理论,你会需要一份用以追寻公共选择传统的主要理论见解和他们分别来自哪里的路线图。当丹尼斯·C·缪勒的《公共选择理论 (第三版)》放在书桌上时,它厚的跟一本电话簿似的,但它就如一本有用的参考工具无比有用地向我们指明文献的所在之处。

4.就如可以将奥尔森的《集体行动的逻辑》看做是相较于《同意的计算》的简单读物,我想兰迪·西蒙斯(Randy Simmons)的《超越政治:政府失灵的根源》(Beyond Politics: The Roots of Government Failure)也可以看做是相较于《公共选择理论(第三版)》的简单读物。也就是说,阅读这本书的过程将会是一次舒适且具备指导的旅途。《超越政治》对那些想要积极地获取许多调查材料而又不想阅读一本无聊的教科书的本科生来说,无疑是一本很棒的读物。

5.戈登·图洛克值得获得一个诺贝尔经济学奖。这并不需要过多阐述,他1967年发表在经济学期刊(the Economic Journal)卷5第3册224-232页的文章《关税,垄断和偷窃的福利成本》中的开创性见解在很大程度上能够体现了。由自由基金会(Liberty Fund)出版的,他的大部头作品《寻租社会:戈登·图洛克文集(卷五)》(The Rent Seeking Society in The Selected Works of Gordon Tullock, Vol. 5),就像是某种自传性的文集,这些文章介绍了他的理论,随后的研究应用和受其理论影响的专业研究。

6.威廉斯·奈斯坎南的《官僚体制和代议制政府》(Bureaucracy and Representative Government)同样是一本关键的书籍。在这本书中,奈斯坎南概述并刻画了官僚体制决策过程的独特激励和具体实施。对公共部门来说,这本书就跟罗纳德·科斯《企业的性质》一文一样重要。如果你跟科斯共进午餐,一定也要留意“社会成本的问题”。

7.我告诉我的学生,如果你的父母怀疑大学的经济学课程是否让你学有所成,那么你一定要在下次回家之前阅读詹姆斯·布坎南和理查德·瓦格纳合著的《赤字中的民主:凯恩斯勋爵的政治遗产》,给家人展示你对当代财政议题更有趣和合理的理解。

8.布赖恩·卡普兰 的《理性选民的神话:为何民主制度选择不良政策》出版之后,被纽约时报评为年度最佳的政治书籍。

9.不对称的成本和收益导致了卡普兰所说的理性选择下的不理性后果,而杰弗里·布伦南(Geoffrey Brennan)和洛伦·罗玛斯基(Loren Lomasky)提供的公共选择的框架,对此做了很好地补充。这一框架体现在他俩合著的《民主和抉择:关于选举偏好的纯粹理论》( Democracy and Decision: The Pure Theory of Electoral Preference)一书中。

10.公共选择理论最新的主要诺贝尔明星当属埃莉诺·奥斯特罗姆。她是一位超级好的女士,她将被所有有荣幸见过她的人所怀念。她的《公共事物的治理之道 : 集体行动制度的演进》展示了真正的公民决策进程在有效地管理资源方面有着多么重要和必要的可能性。

Dan D’Amico是自由企业研究(Free Enterprise Studies)的William Barnett教授和Loyola University-New Orleans经济系的助理教授。他的学士学位来自Loyola,博士学位来自George Mason University。他现在正在LearnLiberty Academy教授一门叫“忏悔星期二:关于社会,新奥尔良人能告诉我们些什么”的课程。

注释:

①忏悔星期二,原文为 Mardi Gras,是圣灰星期三的前一天。在许多地方人们通过狂欢节、化妆舞会和化妆游行的方式来庆祝这个节日,其中以新奥尔良、莫比尔和悉尼最为著名。维基百科

LvMI, FEE, IHS, Cato和SFL,都是些自由主义立场的机构。

对于没有对应中文译名的人名和书名,文中的中文译名由作者自行翻译,并在其后添加了英文原文。如有错别字或者翻译错误,欢迎各位指正。:)

阅读原文:Public Choice:The Science of Political Skepticism

联系我

Share

发表评论

您的电子邮箱地址不会被公开。 必填项已用*标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