为什么会存在“侠客岛”?

科技能给我们的生活带来了日新月异的变化,互联网领域的变化仅仅是科技带来的改变的冰山一角。我们或许已经熟悉着一个充满变化的世界,就像我们熟悉着每天微博上的各种“热门话题”而从不会感到厌倦。与此同时,媒体从业人员也跟着发生变化,新媒体越来越多,就像微信上的“公众号”在日益增加。无疑,网络让人们拥有了更多的关注点和表达欲。

在这种环境下,《人民日报》这样的老牌主流媒体也不甘寂寞,开始行动起来。据人民网去年年底的一篇报道,《人民日报》正向移动互联网发力,其旗下创办于2014年2月底的两个新媒体——“侠客岛”和“学习小组”正日渐受到人们关注。在谈到读者为什么喜欢“侠客岛”的时候,人民日报海外版的编辑总结有三点原因,分别是“变化风格”,“强调及时”和“突出权威”。

对于“侠客岛”为什么会那么受欢迎,本文没有一点兴趣。本文真正感兴趣的点在于,《人民日报》已经有了包括《环球时报》在内的那么多媒体,为什么它需要“侠客岛”这个新媒体?

而另一方面,我们可以看到,正如《人民日报》和海外版的《人民日报》,新媒体“侠客岛”作为党媒的一部分,本身就拥有权威和时效性。“侠客岛”真正特别的地方在于它在文宣方面的新风格。由此我们可以将问题细化,即为什么需要这样一种存在新文宣风格的媒体?

我想就经济学领域中的“价格歧视”理论来对此进行分析。在分析之前,或许我需要先跟大家介绍下什么叫“价格歧视”。

经济学里存在许多模型,也存在许多由这些模型推导而来理论。而“价格歧视”理论就是其中之一。“价格歧视”虽然有“歧视”两字,但这里的“歧视”并不是指中文中带贬义词性的“歧视”。“价格歧视”的原文是“Price Discrimination”,如果我们愿意,我们可以将其翻译为“差别定价”。

具体而言,我们可以这样想象:在一个市场上,有些人拥有较高的支付能力,有些人则只拥有较低的支付能力。若企业对其某一产品只定一个价格,当该产品价格定得过高时,会失去支付能力较低的这部分群体;而当该产品的价格定得过低时,虽然吸引了足够的人群,但是企业的利润就会减少。所以一个聪明的做法是,针对不同人群进行差别定价,由此达到利润最大化的目的,这就是所谓的“价格歧视”,或更确切地说,是所谓的“区别定价”。

一个很明显的“价格歧视”的例子就是飞机的机票定价,一般而言,经济舱会比商务舱便宜很多,但是实际上它们是同一产品。之所以定价不同,是因为有些人有能力为其交通费用支付较高的价格,因此企业在航班中设置了商务舱这种商品。你可能会质疑说,商务舱的座位更舒适,提供的服务也更多些,因此它值得买家为此付更高的价格。我承认这是这是事实,但另一个事实是,对于航空公司而言,商务舱的成本并非较经济舱多出许多,以至于我们无法用它们之间的差价对此进行解释。

“价格歧视”的理论前提是理性人假设,即人也会选择能最大化自身利益的行为。在这里,“价格歧视”理论将企业看做是一个会最大化自身利益的微观个体。同理我们可以将《人民日报》集团看做是一个个体,但与市场化的媒体集团不一样,它并不会以利润最大化为自己的目标。作为党媒,它的目标是要使意识形态的宣称最大化。由此我们可以得知,作为《人民日报》海外版底下的新媒体,“侠客岛”的任务也是在于宣称意识形态,但以不同的文宣风格进行意识形态宣传。也就是说,“侠客岛”的存在,是由于《人民日报》集团在最大化意识形态宣传方面上的需要。

与《人民日报》不同,“侠客岛”的大部分推送内容并不涉及新闻产品的生产,而仅仅是对已经存在的新闻产品进行解读,或再阐释。“侠客岛”偶尔的独家内部稿件,可以看做是官方一如既往地对党媒的关照。从“侠客岛”的口号——“但凭侠者仁心,拆解时政迷局”,也可看出其对自身推送内容的理解。

其次,中国改革开放三十多年来,国人接触到了许许多多的观念,这使得人们的观念变得多元化。因此,正如对其他市场上的商品的需求一样,人们对于新闻产品的需求也越来越挑剔。一份虽然权威但是风格严肃的《人民日报》是无法满足人们对新闻产品的需求的,因此“侠客岛”选择了新的文宣风格。正如之前那篇报道中“侠客岛”的编辑所言,“ ‘板起脸来讲道理’,对于今天的读者来说,早就行不通了。用读者爱听且熟悉的语言,替读者找到事情的独特角度,帮读者认清当下的重大事件,才适应报网融合时代的要求。报网融合并不是将报纸搬到网上,更不是将办报纸的套路移植到新媒体端,而是必须理解读者想要什么。”

由以上分析我们可用得知:首先,就新闻产品而言,“侠客岛”所能提供的新闻资讯,可以说也是《人民日报》及其其他子媒体所能提供的新闻资讯,即他们提供的是同一产品;其次,“侠客岛”对这些内容一致的新闻资讯进行了不一样的“包装”,即为读者提供了不一样的文宣风格。

如果我们将《人民日报》集团比作是一家餐饮公司,《人民日报》就是集团下属的一家高档餐厅,很少有关人光顾,但有特定的人群会去光顾;而“侠客岛”则是集团下属的一家针对年轻群体推出的低端连锁餐厅。虽然他们都是用的同一个集团提供的食材,但是他们的餐厅包装、食材制作等方面以及目标人群完全不一样。而它们这种分工行为,最终要达到就是最大化集团利润的目的。

或许我们可以造一个词语来形容《人民日报》集团的这种行为,由于“差别定宣”表述得不是很清楚,所以我决定管它叫做,“宣称歧视”(Propaganda Discrimination)。

欢迎各位批评指正。

如想转载,请联系我。:)

联系我

Share

3 thoughts on “为什么会存在“侠客岛”?

  1. 这个观点很有趣,其实国外大的新闻集团下面有很多媒体,分别针对不同的受众群体。我关心的是为什么是现在推出了这种文宣方式而以前没有推出?
    原因可能在于传播技术的变革导致文宣市场竞争格局发生了变化。很多自媒体可以用很低的成本在微信上获取受众,导致以人民日报为代表的官媒面临的竞争压力变大。前几年微博刚推出的时候,一堆大V靠骂我党而成名,那个时候我党除了删帖就没有好的对策。现在经历了几年的学习和历练后,中央文宣系统提出了将传统媒体与新媒体融合的新思路,在这一背景下,“学习小组”、“侠客岛”、“政事儿”、“政知圈”、“奉命归国”等一系列公众号被推出来抢占舆论高地。

    • 区别定价是一种市场行为,在中国的框架下,政治宣称是一种政党行为,市场行为是为了增加利润,那政党宣称上的区别宣称是为了什么?【为了增加政党的政治说服(Political Persuasion)?如果结果是如此,新媒体的出现又说服了哪一部分人?】因此有可关注的地方,毕竟威权国家的研究很少,evidence from China也很少。
      微信公众号的出现好像还不能称为“传播技术变革”,如果要识别“变革”,纸媒推出网页会是一个更有说服力的识别,而微信公众号的出现则很难argue说是一个变革;微博和微信毕竟是两个不同的系统,不可相同比较,但是对比一下会发现:虽然微信有“侠客岛”等工号,微博上也有@环球时报 & @胡锡进 等账户,但微博互动是公开的,而微信的互动则是隐蔽的。所以虽然都是注入假象,但是前者更适合加水军,后者则更适合主动“输出”带主流价值观的宣称文章?

      • 我党做的这些当然是要抢占意识形态制高点,占领舆论高地。如果你想了解这方面的内容,可以读读相关方面的报道和学者们的分析。
        微信的出现真正让移动互联网普及到了家家户户。在这之前上网阅览信息对于诸多上了年纪的人来说是件有技术门槛的事,现在由于微信内嵌了公众号,接收成本变得极低,很多中年人第一次用手机阅读新闻资讯。不过,说实话,这方面我也不是太懂,如果想了解,最好还是看IT圈人士的一些分析。
        用经济学来研究媒体,Matthew Gentzkow是领军人物,不过我没有读过他的文章。我想难点还是在数据的获得上吧,尤其是在中国。毕竟微信不像维基百科,不是公开的。

发表评论

电子邮件地址不会被公开。 必填项已用*标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