媒体与政治说服:来自俄罗斯的证据

1991年苏联解体之后,俄罗斯首任联邦总统叶利钦开始推行激进改革政策,于1993年成立新的国家立法机关—俄罗斯联邦会议,以取代旧有的俄罗斯联邦人民代表大会,并宣布联邦会议将于93年年底开启大选。联邦会议由下议院“国家杜马”和上议院“联邦委员会”构成,其中下议院“国家杜马”一半席位采取比例代表制,另一半采取单一选区选举,并于每四年改选一次。2007年“国家杜马”改为全部席位采用政党比例制,并在次年年底改为五年一届,不过这都是后话。

2011年,三位来自俄罗斯的经济学家在经济学界顶级期刊之一的《美国经济评论》上发表了一篇名叫“Media and Political Persuasion: Evidence from Russia”的论文。在这篇文章中,作者就是讨论了90年代俄罗斯的这段历史。这三位来自媒体经济学(Media Economics)领域的专家,希望利用这段历史来讨论媒体在政治说服上的作用这一议题。

Ruben Enikolopov

论文作者之一的Ruben Enikolopov,图片来自YouTube。

一方面,他们好奇1999年被任命为总理时普遍支持率低于2%的普京,何以在八个月之后的总统选举首轮获得52.9%的选票;而在1999年“国家杜马“选举前两个月成立的亲政府政党Unity(该政党宣称自己是中间派,并支持政府及时任政府总理的普京),何以在当年的下议院选举中获得23.3%的选票。许多学者和媒体人都猜测当时的国营电视台起到了关键作用,而作者关心是否真的如此;另一方面,作者指出许多文献都证明了媒体在政治结果上的作用,但这些文献研究的框架多集中在完善的民主体制国家。作者认为相较于(具备多元媒体,稳定的政党制度和具备鲜明政治立场的政党等特征的)民主国家,威权国家中媒体对政治结果的影响应该更大。如90年代的俄罗斯,政党体系是如此不稳定,许多短期存在的政党轮流更替。对投票者来说,他们大多只能透过大众媒体来获取相关信息。因而作者猜测,相较于政党的政策议题,90年代的俄罗斯选民在做出投票抉择时会更多地被政治领袖的个人魅力所影响。

为了讨论媒体在政治说服(具体而言是人们的投票行为)方面的影响,作者巧妙地找到了90年代俄罗斯的独立电视台NTV作为切入点。1999年,俄罗斯播放政治新闻的主要电视台有三家,除了两大国营电视台ORT和RTR外,就剩下一家独立电视台NTV。NTV的持有者—媒体大亨Gusinsky是普京的反对者,而NTV也公开批评克里姆林宫。其新闻报道与当时的国营电视台也存在很大差异,具体体现在:首先,NTV倾向于将更多的时间报道Unity的政治竞争对手;其次,更为重要的是在播报内容上NTV倾向于播报Unity的负面新闻;最后是在1999年体现普京强硬政治态度的车臣战争中,电视台NTV是当时唯一一家公开持反对态度的电视台。

既然如此,那么如果一个地区能收到NTV电视信号的话(即在当地存在信号中转站),相较于不能收到NTV信号的地区,该地区的人们在1999年的议会选举中是否会存在不一样的投票抉择,比如更少地支持Unity而更多地投票给NTV支持的政党?但这里进行因果推断时需要考虑一个内生性问题,比方说在人们对政府批评程度较高的地区,更可能存在NTV的信号中转站,由此存在NTV的信号覆盖。而这一地区特征也是影响当地居民投票行为的关键因素,由此我们没有办法从中识别出到底是因为NTV的电视节目还是因为当地固有的特征,最终影响了居民的投票行为。但是,NTV独特的存在经历,使得其为本文的因果推断提供了足够的外生性。

成立于1993年的NTV在当时成立仅仅是个小范围信号覆盖的电视台,而在1996年,NTV被允许使用国家教育频道的所有基础设备(如信号中转站),由此一举成为信号覆盖全国大部分地区的电视台。因此,NTV的信号覆盖依靠的是前苏联的基础设备,而这些信号中转站并非是NTV特意分布的产物,也是沿袭了固有的设备基础。为了论证这一点,作者在文中做了一个简单的OLS回归,来看城市的哪些特征与当地存在中转站相关。他们最终推测,存在国家教育频道中转站的地区,更有可能是前苏联的工业重镇。而当地人民的政治倾向(1995年议会选举中的投票结果)和1998年城市的社会经济特征也与当地是否存在中转站无关。由此为NTV的外生性做了论证。

 

实证部分

讨论完NTV的外生性之后,文章开始讨论NTV电视信号可能对当地政治结果的影响。具体分为两大部分,第一部分讨论了总体上的政治结果,即1999年不同地区是否能收到NTV对该地区议会投票结果的影响;而第二部分讨论了个人层面的政治结果,即1999年的个人是否观看NTV的行为对其投票抉择的影响。

 

第一部分——总体层面的结果

在第一部分中,作者先用基本的OLS做了一个主要回归。从文中的回归结果(见原论文Table2)可以看到,如果一个地方1999年可以收到NTV的电视信号,在同年的下议院投票结果中,该地区会更少地投票给NTV反对的Unity政党,而显著地增加对NTV支持政党(Unity最大的反对党OVR,自由派政党SPS和Yabloko)的投票比例。值得注意的是,这一回归结果中还讨论了NTV对其持中立态度的两个政党——KPFR(共产主义政党)和LDPR(国家主义政党)的影响。因为这两个政党在NTV和国营电视台的关注度并没有什么差异,因此以往的讨论往往无法指出媒体如何影响了他们,而从本文的回归结果中可以看到,NTV信号存在地区的居民,会更多地投票给KPFR,而更少地投票给LDPR。最后,回归结果还显示,NTV在地区的存在会使该地区选民的投票比例(turnout)显著降低,而这与以往的文献相符,因为NTV对当局的批评使得民众不信任政府,由此使得减少了人们的投票行为。需要说明的是,选取这几个政党作为研究对象,是因为他们获得了1999年下议院选举5%的最低选票比例(阈值),由此才能在下议院中按比例代表制占据一定议员席位。

主要回归之后,作者先使用了一个双重差分(Differences-in-differences)模型为主要回归提供稳健检验。他们收集了1995年和1999年两个年份的数据,原论文的Table3显示了该回归结果。因为上述六个政党中只有NTV支持的自由派政党SPS,Yabloko和NTV持中立态度的KPFR,LDPR参加了这两届下议院选举,所以这里只讨论这个四个政党。他们的研究发现,双重差分模型下得到的回归结果与主要回归结果是一致的,即存在NTV信号地区的选民倾向于投票给NTV支持的政党,而对NTV持中立态度的政党,NTV的信号存在与否并不会有任何显著影响。另外,该回归的结果显示,NTV的存在对当地人们的投票比例(turnout)存在负向但不显著的结果,文中作者并没有对此进行解释。

双重差分之后是一个安慰剂检验(Placebo test)。安慰剂检验的思想来自临床医学,即为了确认对病人起作用的是测试药物,而非是病人本人的反应。临床上的操作是将病人分为两组,且都会进行“药物“注射,但仅对其中一组进行真正的药物注射,另一组则注射生理盐水。在两组病人都认为自己注射了真正的药物的情况下,看两组病人不同的反馈结果。如果两组病人最终反馈了一致的结果,则说明起作用的并不是测试药物本身,而更可能来自其他因素。注射生理盐水的组别检验则被称为安慰剂检验。在本文中,作者用1999NTV在不同地区的覆盖情况,来检验其是否会对1995年的投票结果造成影响。因为1995年的时候NTV还不是全国性的电视台,而1999年NTV的信号分布也不可能会对4年前的议会选举结果产生影响,所以应该会得出一个不显著的结果。因此,如果结果显著,则说明存在NTV之外的地区因素影响了该地的政治结果。本文安慰剂检验结果显示在原论文的Table4中,根据这一结果我们可以看到,1999年的NTV信号覆盖情况并不会对1995年的投票结果存在任何显著影响,由此再一次为该部分的主要回归做了有力的支撑。

第一部分到这里并没有结束,接下来作者还讨论NTV的持续影响,即1999年NTV的电视信号会对2003年的下议院选举结果产生什么影响,而这也算是一处稳健检验。你到这里可能会疑问说作者为什么不用2003年NTV的覆盖情况研究其对2003年下议院选举结果的影响,这里的原因是因为在2003年,NTV已经变为国有控股的电视频道。这里需要补充说明的是,在2000年普京当选为总统之后不久,NTV的持有者Gusinsky即被宣告入狱,而保释的条件则是将手中全部NTV股份卖给国营企业。Gusinsky在被迫卖掉股份之后,旋即逃离了俄罗斯。因此,2000之后NTV便不再是独立电视台,而NTV的员工也遭遇洗牌,许多因NTV聚在一起的优秀记者都离开了公司。这也解释了为什么本文将主要回归聚集在了1999年的政治选举上。我们从回归结果(见原论文Table5)可以看到,NTV1999年的信号覆盖情况依旧会影响到2003年的选举结果,即1999年存在NTV信号的地区的选民,在2003年的时候依旧会更多地支持自由派政党SPS和Yabloko,而对KPFR和LDPR的选举结果无影响。从这一回归结果还可以看到,系数在显著的同时,其影响程度也在变小,这说明NTV在存在持续影响的同时,这一影响也在减小。另外,因为Unity和OVR在2001年合并组成了新的United Russia(目前普京所在的政党),所以这里讨论的是NTV对2003年United Russia投票结果的影响。回归结果发现,NTV在1999年的信号覆盖情况并不会影响到2003年United Russia在下议院的选票结果。最后在投票总数方面,1999年的NTV信号覆盖依旧会显著减少2003年人们的投票行为。

 

第二部分——个体层面的结果

在第一部分用总体层面的数据讨论了NTV对政治结果的影响之后,第二部分在个人层面对此议题进行了更为细致的分析。作者想知道,个体1999年观看NTV的行为对其1999年投票抉择有怎样的影响。而如果观看NTV的人真的倾向于投票给NTV支持的政党,那么具体又是哪些人受到了NTV的影响(即政治说服)。

如果我们想讨论“是否观看NTV”与该个体1999年“是否投票给某政党”之间的关系,我们可以使用Probit模型直接做回归。但是这里的回归结果并不能构成因果推断,因为会面临内生性问题,比如看NTV的人跟不看NTV的人本身可能就是不一样的群体,因此这些人存在的不同投票抉择偏好可能是源自自身所带特征,而非是因为“是否观看NTV”这一行为的影响。为了做出NTV的观看行为对投票抉择的作用的因果推断,作者在这里用了工具变量法。具体而言,在第一阶段的回归中,用NTV1999的信号强度来估计出其对“人们是否会观看NTV”的影响,由此分离出干扰因素;然后在第二阶段的回归中,再估计“是否观看NTV”对于人们“是否投票给某一政党”的影响。

原论文中的Table6和Table7给出了这两个阶段的回归结果。结果发现,1999年观看NTV的行为显著减少了人们对于Unity的投票,且显著增加了人们对NTV支持的两个政党(即OVR和SPS)的投票,而另一个NTV支持的自由派政党Yabloko,该系数虽然为正但是不显著。另外,1999年是否观看NTV并没有对个体是否前去投票的抉择产生影响。

既然观看NTV影响了个体的投票抉择,那么又是哪些个体受到了NTV的影响?为此作者进一步用分样本讨论的方式对此进行研究,具体操作是将总样本分为“清楚知道自己会决定投票给哪个政党”的样本和“还没决定要投票给哪个政党”的样本。需要说明的是,在这一部分使用的微观调查数据来自1999年的一项追踪调查,调查者在1999年议会选举前后一个月分别收集了一次数据。因此,这里的“还没决定要投票给哪个政党”,是指在1999年的议会选举前一个月时被调查者的反馈。在这一调查中,已经确定投票意向的受访者还提供了自己的意向政党。而在议会投票结束后一个月,这一调查再次收集了他们真实的投票抉择。

回归结果(见原论文中Table8)发现,即使控制了选举前一个月个体的投票意愿,观看NTV的行为依旧对人们的投票抉择产生了影响,也就是说,人们可能仅仅因为在投票前一个月观看了NTV,而改变了自己的投票意愿。具体而言,对于投票前一个月清楚知道自己投票意向的群体,前一个月观看NTV的行为会增加(或说说服)选民支持OVR和SPS,但是不会影响人们对Unity的投票。另外,在选举一月前的投票意向方面,回归发现以往观看NTV的行为会显著增加这部分人在选举前一个月对OVR和Yabloko的支持意向。进一步,对于选举前一个月还不清楚自己会投票给哪个政党的这部分人,作者发现,选举前一个月观看NTV的行为会显著减少这部分人对Unity的支持。也就是说,在Unity1999年的议会投票结果中,NTV显著地说服了投票前一个月还未决定投票意向的这部分人,并显著减少了他们对Unity的支持。

 

结论

本文用俄罗斯1999年的议会选举这段历史讨论了媒体对政治结果的作用这一议题,作者的识别策略基于当时的独立电视台NTV,因为NTV电视信号在地理上存在差异且具备外生性,由此为本文的因果推断提供了可能。具体分析分为总体层面和个体层面两个层面。在总体层面上,本文发现存在NTV电视信号地区的选民会更多地支持NTV支持的三个政党(OVR,SPS和Yablok),而显著减少对NTV反对政党Unity的支持;在个体层面,作者也发现了一致的结果,具体而言,文章发现观看NTV的个体会更有可能将自己的选票投给NTV支持的政党,且会有很大可能不将自己的选票投给NTV反对的Unity政党。作者还发现,即使控制了个体选民投票前一个月的投票意向之后,NTV依旧会显著减少选民对Unity的支持,这意味着有一大批选民在投票前一个月因为观看了NTV的节目而选择不投票给Unity。通过进一步分析,作者发现,被NTV说服不投票给Unity的这部分人主要是在投票前一个月还未确定自己投票意向的选民。

 

评语:

  1. 这篇文章的第一部分,作者能直接用简单的OLS做出因果推断,全得因于作者在识别策略上所做的努力,之后再用DID等方法进行稳健检验,都是值得学习的地方。
  2. 论文作者中的Ruben Enikolopov和Maria Petrova两夫妇合写了包括这篇论文在内的多篇论文,另外有名的一篇文章为2015年发表在QJE的《Radio and the Rise of The Nazis in Prewar Germany》。 他们还有几篇working papers,分别讨论了俄罗斯的媒体跟集会反抗和腐败监督之间的关系。另外,他们为Handbook of Media Economics编纂了其中一章,其中提到了几篇关于中国的媒体研究,感兴趣的读者可以关注下。
  3. 本文的开头引用了普京的一句话,“Contrary to a common perception, mass media is an instrument, rather than an institution”,翻译为中文是,“跟普遍看法不同的是,媒体其实是一个工具,而不是一种产业制度 ”。把大众传媒当做舆论工具,普京这样认为的好处是什么?这篇论文或许给出了一部分答案。
  4. 最后,至于NTV的命运如何,这里给感兴趣的读者推荐一部NHK2008年拍摄的纪录片——《言论管制·普京帝国与媒体》。

 

文献来源:

Enikolopov, R., Petrova, M., & Zhuravskaya, E. (2011). Media and Political Persuasion: Evidence from Russia. The American Economic Review101(7), 3253-3285.

 

欢迎各位批评指正。

如想转载,请联系我。:)

联系我

Share

发表评论

电子邮件地址不会被公开。 必填项已用*标注